? 我是仙凡668 狼狈的蓬莱弟子,我是仙凡668 狼狈的蓬莱弟子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668 狼狈的蓬莱弟子

668 狼狈的蓬莱弟子
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我是仙凡最新章节!
  
  从百里之外飞来的六道虹芒,气息异常强大,光芒耀目。
  
  这么远便看的如此清晰,估计那些虹芒有千丈长。
  
  在蓬莱仙宗山门外,准备恭迎苏长老归来的上百名筑基修士,一个个脸色都很迷茫。
  
  他们只见过金丹长老的虹芒。
  
  大约也就是百丈长的一道虹光,这种虹光气势汹汹威严十足,一出现就让他们心惊肉跳。
  
  但是,他们未曾见过比这更长十倍的,浩浩荡荡犹如划破天际,仿佛要横扫天地一般。
  
  突然,一名筑基修士脑子抽了一下风,胡乱猜测道,“会不会...来的,是元婴老祖?”
  
  “元婴老祖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...”
  
  众筑基修士们想到这可能,都震惊的呆懵了。
  
  这脑洞开的够大的...但是,为什么没有这个可能。
  
  很久以前,姜东冉老祖也曾经在蓬莱仙宗的神山闭关数十载,只是几乎没有筑基弟子见过他老人家而已。
  
  他们正在迟疑之间。
  
  却见那六道虹芒气息越来越近了,他们越发的感到浑身都在颤栗。那是境界差距太大,身体本能的在发出恐惧的信号。
  
  他们经常跟金丹长老接触,非常熟悉金丹长老有多强。
  
  “这样恐怖的威压气息,绝对不可能是金丹长老!金丹长老差的太远了!”
  
  粗大事了!
  
  粗大事了!
  
  “噗通!”
  
  李主管双目瞳孔大睁,惊恐的几乎要瘫软在地上。
  
  元婴!
  
  元婴老祖即将驾临蓬莱仙宗!
  
  可是,蓬莱仙宗居然派出了他们这样一群小喽啰、小虾米,去迎接堂堂元婴老祖的驾临,这是何等的怠慢,是何等的大不敬!
  
  他们这些筑基弟子、炼气弟子,哪里有资格迎接老祖驾临。
  
  元婴老祖一怒之下,连金丹长老们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  
  他们这些筑基修士哪里能挡得住老祖之怒。
  
  李袖风可是这次迎接的主管,出了这等大错,他可是第一个倒大霉的。
  
  完了!
  
  凉凉了!
  
  他双目惊骇欲绝,浑身软脚无力,满是绝望。
  
  突然,李袖风这位弟子殿的主管,像是烧着尾巴的兔子一样,浑身爆发出垂死求生的神勇之力,转身拼命朝蓬莱仙宗的长老峰疯狂疾飞而去。
  
  赶紧去找宗主、找众位金丹长老,亲自出山门迎接老祖大驾!
  
  元婴老祖驾临蓬莱仙宗,这是蓬莱仙宗头等大事。要敢在老祖抵达之前,让金丹长老们都出山门恭迎大驾。
  
  ...
  
  长老峰,长老殿。
  
  宗主姬振道、大长老厉行风、孙真长老、葛长风长老等数十名金丹长老,都一副慢悠悠的神色,或品着灵茶,或闭目而坐寻思、盘算着什么。
  
  姜东冉老祖的二弟子苏尘长老此番归来,对蓬莱仙宗长老殿的格局,肯定会带来一定的影响。
  
  毕竟,蓬莱仙宗内部的好处就那么多,多一位金丹长老出来分肉吃,其他长老多少会有点损失。
  
  但是,谁得利、谁割多少肉出来,如何避免撕破脸皮,这些都要仔细的精心算计好。
  
  上一次长老殿的议事,众长老们已经彼此“交手”了一番,心知肚明彼此的底线。只等苏尘回来,再进行最后一次的排位,确定他在蓬莱仙宗的长老等阶地位。
  
  突然,“砰”地一声。
  
  一名筑基后期修士撞开了长老殿的大门,他冲的太快,刹不住飞剑,狼狈的跌在地上。
  
  众长老一看,却是厉行风的大徒弟,弟子殿主管李袖风。
  
  李袖风此刻满脸的慌乱,盲头苍蝇一样,毫无礼节,也不先通禀拜见一声,便不管不顾的一头冲了进来,跌了一个狗吃屎。
  
  厉行风顿时拧起眉头,心头恼怒。
  
  这混账东西,平日也算老成,怎么今日如此的不持重,居然在众金丹长老面前当众丢一个大脸。
  
  “铛~!”
  
  他重重的放下杯盏,厉声冷喝道:“慌慌张张,成何体统!滚回去,闭门思过三个月!”
  
  “师尊...宗主~,山门外,出,粗大事了!老,老,老~...!”
  
  李袖风此时都已经慌乱成一团乱麻,语无伦次的急切汇报十万火急的情况,哪里还顾得上师尊的责骂。
  
  哪怕厉行风狠狠揍他一顿,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  
  姬振道丝毫不介意看李袖风的笑话,品着灵茶,淡淡道:“袖风啊,别急,有事慢慢说!你想说‘老什么’?”
  
  “老~...老祖!”
  
  李袖风急的都结巴了,终于拍大腿,吐出两个字来。
  
  他急吼吼道:“老祖,老祖马上要驾临我们蓬莱仙宗了!”
  
  “什么,老祖?”
  
  姬振道拿着杯盏的手,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,满脸愕然。
  
  厉行风尚未痛骂出口的话,也直接生生咽了回去。
  
  殿内,死寂无声。
  
  针落之声可闻。
  
  长老殿内,原本清闲的闭目打坐,喝着灵茶的数十位金丹长老们,一个个脸色瞬间大变,目光死死的盯着李袖风。
  
  看李袖风这副狼狈和慌乱的神态,给他十个豹子胆,也绝不敢在这样重大问题上撒谎。
  
  定然是有一尊元婴老祖,忽然大驾光临蓬莱仙宗!
  
  虽然还不知道来者是谁,是本仙宗的老祖归来,还是其他仙宗的老祖驾临,甚至从东海来的元婴老祖。
  
  但不管是谁,元婴老祖来了蓬莱仙宗,都是无比最贵的贵客。蓬莱仙宗宗主必须亲自率领众金丹长老,前往迎接,以示尊重。
  
  谁也不知道那元婴老祖是什么脾气,如果很小气的话,恐怕会将他们不亲自出迎,视为极大的怠慢,对老祖大不敬。
  
  快!
  
  快去山门外迎接!
  
  众金丹长老们想到后果严重,不由慌了起来,豁然起身,顾不上仪态,一窝蜂般冲出长老峰,御剑疾飞向山门之外。
  
  宗主姬振道最先冲出长老殿,临走还不忘大喝朝李袖风吩咐,“袖风,速速去敲响宗主峰的‘迎客古钟’!九九八十一响,一响也不可少。命令全宗上下十万弟子,停下手中一切事务,立刻前往山门外,迎接元婴老祖大驾莅临本宗。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李袖风急忙领命,飞向宗主峰,亲自去敲响那口迎客古钟。
  
  咚~!
  
  咚~!
  
  咚~!
  
  一声声古老悠远,浩浩荡荡的撞钟声,在数以千计的山峦灵峰之间回荡,传遍了蓬莱仙宗的每一个角落。
  
  蓬莱仙宗十万炼气弟子都是愕然,他们很多人从未听过这个声音。
  
  “这,什么动静?”
  
  “这~...这似乎是迎客古钟之声,有元婴老祖来了?”
  
  “快,元婴老祖来了。本宗弟子,速速迎接!”
  
  到处,都有执法堂的筑基弟子,在紧急的大声疾呼,全力催促着众练气期弟子们赶去山门外迎接老祖大驾。
  
  ...
  
  山门外。
  
  宗主姬振道、厉行风、孙真等等数十名金丹长老慌乱的匆匆赶到,整理各自的仪态,站在数万名弟子们的最前面。
  
  一大片黑压压的仙宗弟子们,几乎漫山遍野。
  
  众金丹长老们无不翘首以盼,望向远处的天空,迎接老祖大驾。
  
  六道虹芒,正在飞行!
  
  似快实慢。
  
  似乎留给了蓬莱仙宗修士们足够的反应时间。否则,以元婴老祖的速度,百里之距早就到了。
  
  他们这群金丹长老们心头的震骇,丝毫不比李袖风这筑基弟子差。
  
  他们原本还以为,只来了一位人族元婴老祖。
  
  却没想到,是六大老祖。
  
  飕!
  
  飕——!
  
  六道威严匹炼的长虹。
  
  两道人族老祖的金色剑芒,一道灵气四射的桃艳红芒,一道鬼雾黑芒,两道妖气腾腾的妖雾,正在逼近蓬莱仙宗。
  
  蓬莱仙宗的金丹长老们目瞪口呆,浑身透体冰凉,手足颤抖,心头十万匹狂兽在奔腾,乱成一塌糊涂。
  
  这,这是什么情况!?
  
  一口气六大元婴老祖冲向蓬莱仙宗。
  
  两个人祖在最前面,后面还跟着灵祖、鬼祖和两个妖祖!
  
  他们是一伙的,还是两名人祖遭到其余四祖的联手追杀?
  
  如果是遭到追杀。这么多异族老祖一起上,万年蓬莱仙宗要被灭宗了不成?
  
  一首凉凉,也道不尽他们此刻心中的悲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