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我是仙凡428 震慑群鬼,我是仙凡428 震慑群鬼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428 震慑群鬼

428 震慑群鬼

WwΔW.『kge『ge.La
  
  一名青衣修士和一名肩扛着金斧的魁梧大汉,两道修士身影化为青金色飞虹,在空中疾飞,往恶瘴岛而去。
  
  苏尘感觉数千年的冥灵木可能高达三四阶以上,异常坚硬,自己砍不动,便请了吴樵这位“职业”樵夫一起来伐那冥灵木。
  
  “苏老弟,听说恶瘴岛盘踞着一些鬼修,跟灵岛同盟颇有关联,不好打交道。想要在灵岛上砍伐高阶冥灵木,它们怕是不会答应。”
  
  吴樵有些担忧。
  
  “无妨,我自有办法应付它们。”
  
  苏尘笑道。
  
  十余日后,两人飞抵恶瘴岛的上空。
  
  此岛在东海人族灵岛同盟地界的外围,数百里方圆,是一座颇大的岛屿。
  
  整座岛屿遍布沼泽,枯枝落叶在沼泽之中腐朽,终年诞生一股浓浓的黑恶瘴气,笼罩着全岛,岛内幽深不见天日。
  
  岛上生长着众多高大的冥灵木,低的有数十年树龄的一阶冥灵木,高的有长达上万年树龄的五阶冥灵木。
  
  此木的枝叶漆黑如墨,树干粗陋腐朽狰狞,数千年下来可生长高达百丈,粗达数丈,枝叶藤蔓形成巨大的树冠,遮天蔽日,树下阴森如鬼林立。
  
  大风一来,冥灵木在风中呼啸,发出尖锐之声,哀鸣凄厉,如鬼在泣。
  
  这冥灵木乃是恶瘴岛的守护神树,遮蔽了炎炎烈日的阳光,还会散发出浓浓的黑色气雾。
  
  因为冥灵木对“魂魄”有特殊的养护效果,吸引肉身残缺的鬼物前来。
  
  此岛常年聚集了鬼修,其中金丹期鬼修便不下十多名,以至于岛上鬼气弥漫,更加险恶。
  
  苏尘仔细向李老阁主打听过,岛上这些金丹鬼修的来历。
  
  这些金丹鬼修几乎都是灵岛同盟的金丹修士,甚至有一些是为了同盟而战死沙场。它们不甘心就此死去,从此在天地间消失,便转为鬼修,游荡在东海。
  
  灵岛同盟的高层们对此也心知肚明。
  
  对这些昔日的同袍、亲故也不好痛下杀手,干脆将这座恶瘴岛划归这些人族鬼修的地盘,默认让它们待在岛上修炼。
  
  但只要它们不出去作恶,灵岛同盟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去管它们,任由自生自灭。
  
  人鬼殊途,从此不再有瓜葛。
  
  ...
  
  恶瘴岛被黑气笼罩,此时岛内死寂无声,从外面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  
  苏尘打量了一下恶瘴岛,发现鬼气很浓,显然是有鬼修在此地生活,转头朝吴樵道:“此岛鬼气浓郁,果然盘踞了众多的鬼修。吴大哥,你且在岛外稍候片刻,我先进去跟它们谈一谈,让它们允许我砍伐一株四阶冥灵木带走。”
  
  “苏老弟,你独自一人进去太危险,我同你一起进去。”
  
  吴樵挥了一下肩头的金斧,正色道。
  
  “不必!我有桃木僻邪剑,对鬼族颇有心得,应付得了。况且只是去岛上谈一谈,也没打算跟它们开战。”
  
  苏尘摇头,背负着一柄三阶极品的焦黑桃木剑。此剑遭到金丹期天雷劫的轰击,蕴含恐怖的雷电之力,对鬼族有强烈的压制力。
  
  “那好,苏老弟一切小心!若是情况不对,速速退出。我在外接应你。”
  
  吴樵见苏尘信心十足,便也不再坚持,只是叮嘱了一番。
  
  苏尘虽然行事低调不张扬,但一身实力恐怕犹在他之上。纵然不敌这岛上的金丹鬼修,跑出来应该没问题。
  
  “嗯,至多半个时辰便出来。”
  
  苏尘点头。
  
  ...
  
  他独自飞上恶瘴岛,“飕”的闯入大片浓浓的黑雾恶瘴气雾中,身影很快消失在遮天蔽日的树木里。
  
  苏尘在恶瘴岛上走着,寻找树龄在二千年以上的冥灵木。岛上大部分冥灵木的年份太低,并非他想要的。
  
  入岛之后,他也并未遇上任何鬼修,岛内一片死寂无声。
  
  苏尘不知道那些鬼修在何处,但他入岛是为了寻冥灵木,它们要是不出来阻止,他伐了冥灵木便走。
  
  不多久,苏尘来到半山腰,一株巨大的冥灵木下。
  
  这株冥灵木看不出具体的树龄和品阶。
  
  但是看它的大小,光是树躯便宽达三丈,高近百丈,树枝绵延生长,几乎遮蔽了数里之地。
  
  看样子,少说也是二千年到四五千年之间的树龄,至少渡过一两次的冰河期。
  
  就这株冥灵木!
  
  苏尘打量着这株冥灵木,朝周围瞥了一眼,察觉到有一些鬼魅身影在附近游荡,似乎朝自己包围过来。
  
  他不动声色,也不去管它们,只是在打量着眼前这株冥灵木,是否够自己用。
  
  自己既然敢独自一人闯入恶瘴岛,对这些金丹鬼修自然是胸有成竹。
  
  “呲!”
  
  陡然间,一道金丹鬼影从枯枝烂叶之中暴起,手握一杆锋利獠牙叉,爆出一团丈大黑光,朝苏尘爆刺过来。
  
  苏尘冷哼一声,抽出背负桃木僻邪剑,一剑劈了过去,斜斩在那獠牙叉上。
  
  一道强烈的乌色天雷,从桃木僻邪剑,顺着獠牙叉蔓延过去。
  
  那金丹鬼修双臂遭到天雷电噬,顿时烧的一片焦黑,甚至雷芒钻入它体内,痛的惨叫一声,獠牙叉飞脱手。
  
  “桃木僻邪剑?!”
  
  那名金丹鬼修骇然发现,苏尘手中的桃木僻邪剑,蕴含猛烈天雷,简直是金丹鬼修的克星。
  
  看到这桃木僻邪剑,便想起当年遭受天雷劫之苦。同阶鬼修想要在苏尘手里占到便宜,那几乎是不可能。
  
  那金丹鬼修懊恼无比。
  
  它本不愿群殴的,想要一己之力将这名擅自闯入恶瘴岛的金丹修士拿下。但是它一名鬼修打不赢,只能召唤鬼族兄弟们一起上了。
  
  “弟兄们,都出来!”
  
  飕!
  
  飕!
  
  刹那间,在周围早就埋伏的十多名金丹鬼修,各持鬼器,将苏尘包围了一个水泄不通。众金丹鬼修正欲围攻。
  
  “且慢!”
  
  众鬼修中的一名首领摸样的鬼修,喝止了众金丹鬼修,盯着苏尘冷冷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凡是来我恶瘴岛的,几乎都是想从岛上买上一截冥灵木,以为傍身之用。阁下擅自闯入我恶瘴岛,想来也是冲着冥灵木来的吧?”
  
  此类事情,并不少见。
  
  这冥灵木乃是魂木的一种。
  
  其实不仅仅是鬼族可用来制作鬼器,人族也一样可以用。
  
  人族修士的元神受伤,魂魄损伤,也用得上这魂木,用来养自己的元神魂魄。
  
  甚至,这冥灵木还可以研磨成粉末入药,炼制一味名为“养魂丹”的药物。这养魂丹,可以疗养元神的伤。
  
  所以,常常有一些人族修士会来这恶瘴岛,讨一些冥灵木的枝叶,用来配置灵岛药方。
  
  但他们也要守规矩,在恶瘴岛外讨要,带上一些鬼修们感兴趣的宝物,和岛上的鬼修们“交易”,各取所需。炼丹用的冥灵木不必太多,花上几百上千块灵石买上一点就够炼药了。
  
  极少有修士,敢擅自闯入岛内不问自取,取走岛上冥灵木的枝叶。
  
  “在下正是为了冥灵木来。”
  
  苏尘客气道。
  
  “哦,我恶瘴岛上虽是鬼修,但也买卖公道。三阶以上冥灵木一块灵石一钱份量,四阶以上十块灵石一钱份量。若是没有灵石,用等价的灵宝之物也行。阁下可是有什么宝物,与我等做交易?”
  
  那金丹鬼修首领道。
  
  鬼修也需要修炼用的灵物资源,否则光靠一座小小数百里方圆的恶瘴岛,哪里够它们众多金丹鬼修用!
  
  自然,只能拿岛上珍贵的冥灵木,跟其他人族修士做交易。
  
  整个东海境内,四阶以上高等冥灵木,也只有恶瘴岛上才有,这价钱自然也是它们随意开。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苏尘摇头,看了看旁边这株冥灵木道:“不过,我还是打算砍下这株冥灵木带走。”
  
  并非他不想跟这些鬼修做交易。
  
  只是这样一株数千年的冥灵木太过昂贵,少说也是四阶。要是按一钱份量十块灵石来计价的话,他恐怕掏空了所有的财力,也只买的起一小截枯枝。
  
  “什么!你想不花灵石,便取走一株四阶冥灵木?!”
  
  “放肆!欺鬼太甚!你当我恶瘴岛是想来就来,想予取予夺的地方吗?!”
  
  “冥灵木乃我恶瘴岛的根基所在,尤其是四五千年的四阶以上冥灵木更是罕有,不知熬上多少年才有。岂是你想取便取走!”
  
  “眼前这株可是四阶冥灵木,整个岛上也不过生长了三五株而已!我恶瘴岛的鬼修们全仰赖这几株冥灵木来修炼。”
  
  “这还有什么好谈的,分明是欺上门来。”
  
  众金丹鬼修大怒,气的哇哇大叫,便纷纷各自祭出鬼器,朝苏尘围攻过去。
  
  苏尘早有准备,立刻手一招,祭出一口木葫芦。
  
  有庄绿旖在,他根本就没打算跟这恶瘴岛的金丹鬼修们商量。
  
  呼!
  
  庄绿旖从木葫芦内飞出,鬼影诡异的一闪而逝,出现在百丈之外,一巴掌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金丹鬼修给横拍了出去,打的半个鬼脸都烂了。
  
  她凭空而立,闪身飞落在苏尘旁边,冰寒的美眸扫过众金丹鬼修们。
  
  恐怖的元婴鬼修威压,横扫整个恶瘴岛。
  
  “她...她是元婴鬼修?!”
  
  其余众金丹鬼修们骇然止步,一个个震骇的慑慑发抖,纷纷赶紧拜伏在地。
  
  居然是元婴鬼修!
  
  金丹鬼修难以在东海渡劫,熬不过天雷的轰击,恶瘴岛从未曾有元婴鬼修出现过。
  
  这位元婴鬼修突然降临恶瘴岛,简直将它们吓得魂飞天外。
  
  “本祖要取冥灵木来用,谁不服?”
  
  庄绿旖哼了一声。
  
  “老祖要取,只管取便是。”
  
  “正是,正是。这冥灵木本就是我鬼族之物,老祖自然可随意取用。全岛上下,莫敢不服。”
  
  众金丹鬼修面面相觑,慑慑发抖的拜伏在地上,哪里还敢不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