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我是仙凡387 《龟息诀》之枯木境,我是仙凡387 《龟息诀》之枯木境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387 《龟息诀》之枯木境

387 《龟息诀》之枯木境

阿奴离开之后,苏尘依然在为九年后的归墟之眼虚空通道之行,做完全.网
  
  物防龟甲和法防护具他已经有了,而战兵的话他拥有一柄四阶血珊瑚战戟,属于小神通级的血系元婴法器,自然也无需再去准备其它的法器。
  
  除了这些法器之外,修炼出几道杀手锏级别的法术神通,是必须的。
  
  想到法术神通,苏尘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  
  灵龟一族除了天生防御力超强的龟甲之外,其实还拥有一门龟族独有的天赋妖术那便是龟息诀。
  
  龟息诀,通常被灵龟们在沉眠的时候,自动修炼增长妖力。
  
  但其实除了修炼之外,此术还天然的拥有强大的收敛气息和隐匿身形之效。它的效果强大到了足以和任何顶尖隐匿法术相提并论的程度。
  
  在妖皇宫一战,苏尘闯入战场,灵龟族的几位元婴老祖们曾施展此龟息妖术,跟随保护着他,在他身边数里之内。
  
  而苏尘对它们的存在却毫无察觉,也不知它们是如何做到的。
  
  显然,龟族老祖们已经将龟息诀妖术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,方才能令他视而不见。
  
  苏尘修炼金丹期的《逍遥游之灵龟篇》多年,《灵龟篇》的第一层法诀便是“龟息诀”,他以前只是拿《龟息诀》来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,但是并未太在意它的隐匿之效。
  
  但如今想一想,用此术来敛息和藏匿,那也是最顶尖级的法术神通,完全可以当杀手锏级别的法术来修炼。
  
  归墟之眼是凶险之地,而且聚集了众多的妖修。甚至还会有人族金丹修士闯入进去,进行大肆破坏。
  
  他正需要一门极其高明的隐匿法术,方便自己在归墟之眼内行动。
  
  苏尘打算修炼此诀,来到多重山仙城最热闹的街市,打算在这热闹吵杂之地,修炼这门神奇的法术。
  
  修仙者的气息是非常强大的,修为越强,则外放的气息也越强大,天然的威压足以震慑周围的修士。金丹修士出现在众多筑基炼气修士们聚集的闹市,必定被众底层炼气和筑基修士们目光敬畏的看着,众所瞩目。
  
  若是在这种热闹的地方,他能够修炼到连其他金丹修士都忽视他,甚至目光和神念都看不见他,便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  
  苏尘在仙城闹市街道上,默运龟息诀功法,随意而行。
  
  他心中默运着龟息诀功法,尽可能的收敛自己的一切外放气息。高阶修士的本能威压、法力外泄,这些压制的难度则极高。修士的元神念力,更是难以隐藏。
  
  苏尘在仙城闹市街道上修炼《龟息诀》,这一修,便是数月经年。
  
  “龟息诀”也是分境界层次的。
  
  最开始,它仅仅只能带来轻微的敛息效果,将自己浑身毛孔封闭,止住外放的气息。随着不断的修炼,境界变得深厚,强大的效果会渐渐显露出来。
  
  龟息诀的修炼每提升一个大境界,便会大幅收敛自己的气息,最直接的效果便是让自己的修为境界,看起来“下降”了。
  
  从金丹境,一路下降到筑基境,炼气境,乃至于世俗凡人武夫境。
  
  每下降一层气息,都要将龟息诀提升一个大境界。
  
  苏尘花了足足一年的时间,将龟息诀修炼到让自己从金丹中期境界,爆降三个大境界,直接下降到最底层的凡人。
  
  刚开始的时候,闹市街道上的路人们遇到苏尘这名金丹修士,目光中还会充满诧异和敬畏,纷纷绕开走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苏尘修为下降到炼气初期期,路上的修士对他已经不在意,颇为轻视。
  
  一年之后,苏尘将自己的威压、法力气息和神念之力完全隐藏住。街道上的路人修士们,更是直接把苏尘当一介凡夫俗子看待,直接无视。
  
  这些凡人们都是修士留下的后裔,在多重山仙城这样的地方,他们的生活是很悲惨的,那就是一群蝼蚁,谁会去在意脚底下的一只蝼蚁?就算无意踩死了,也根本注意不到。
  
  如今,纵然是金丹修士仔细用神念扫视苏尘的肉身,也只会发现他是一名世俗凡人,身上没有任何元神、法力和神念反应。
  
  但这还远远不够。
  
  苏尘希望修炼到,自己被金丹境以上高阶生灵彻底的视而不见的程度。这种“视而不见”,包括了避免被目光扫视和元神神念的直接搜寻。
  
  并非他不存在,而是他化成了随处可见之物,以至于完全被忽略。
  
  就算是金丹修士的元神念力之强大,也不可能把数里方圆内每一块石头、草木都检查一遍。
  
  可是,想要达到这个境界这一点太难了。
  
  从金丹境界降到凡人,只需要把威压、灵力、法力、神念等收敛到极限便行了。
  
  但凡人,又如何才能被所有人完全无视?
  
  “凡人如何才能在天地间消失?寻常的手段,难以做到,凡人无法令自己的光影消失。”
  
  “终归还是要用到修士的法术,或者妖修的妖术。”
  
  “可一旦动用法术和妖术,则必然会造成灵压上升,灵力气息的外泄。”
  
  “如何才能解决?”
  
  苏尘在闹市走着,低声呢喃着。突然,有所心悟,伫立不动。不同系的修士,领悟各有不同。
  
  而苏尘,恰恰对木系最有感觉。
  
  他是天生木系修士,木系灵髓。只需非常微弱的木灵力,便能够本能的木化。
  
  他的眉毛,发梢,衣裳渐渐枯化,宛若朽木。
  
  春去秋来,寒暑一晃而过。
  
  多重山仙城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冬雪飘零,城内仙台楼阁被大学妆点的一片银装素裹,宛若仙境。
  
  路旁,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截枯木,被冬季的皑皑白雪所覆盖着。不过,也没什么人会去特别在意为何多了一截枯木。
  
  闹市热闹依旧,人流如织,炼气期修士们早早就出来摆摊兜售各种材料货物。东海的海兽厉害,他们这些修士修为太低,不敢轻易出海,只能靠着在仙城的商铺作坊打些小工,或者在街头兜售低档的货物,挣点灵石。
  
  还有那些早出晚归的筑基修士们,乘坐海船狩猎海妖兽归来,欢喜不已。
  
  附近街巷的孩童们在枯木上面玩坐,路过的疲惫旅人偶尔在这里歇一歇脚,飞鸟在这里栖息,“噗嗤”拉了一泡尿,展翅离去。
  
  过了不知多久,这一截枯木似乎在一日日的腐朽,被风吹日晒所侵蚀,被尘埃覆盖,斑驳的苔藓和蘑菇在生长。
  
  又过了数月之久,这块朽木猛的震动了几下,外壳脱落,艰难的化为一尊人形,再次显露出苏尘的身影。
  
  他不断的反复尝试,将自己的身躯化为一块不起眼的朽木,避开修士的探查和搜寻。
  
  “《龟息诀》之枯木境!”
  
  苏尘长呼一口气,露出些许喜色。
  
  虽然,他还做不到元婴老祖一样让自己从天地间消失,但是以金丹境修为,让自己敛息为一截不起眼的腐朽枯木,和周围环境完美的融为一体。这已经是将此诀修炼到了极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