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我是仙凡188 筑基丹成!,我是仙凡188 筑基丹成!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188 筑基丹成!

188 筑基丹成!

张卓在三阶炼丹室外,忍受着火山洞底的酷热火气,心中有些烦躁,不得不耐心的等了几个时辰。
  
  作为一名即将从炼丹师踏入炼丹大师境界的筑基修士来说,在其他修士面前保持足够的耐心和优雅的风度,是必不可缺的。
  
  过了许久,终于有一间炼丹室的厚重石门轰隆隆被推开。
  
  一名灰须老头从三阶炼丹室里面出来,满身炼丹服都沾染着灰黑色的药渣,衣衫不修边幅,胡须颇为邋遢,但老脸上却是一副喜滋滋之色。
  
  这次他又炼成了十多粒三阶灵丹,看来炼丹大师境界还是比较稳固。
  
  这十多粒三阶灵丹扣除各种成本,至少能替他挣到五六百块灵石因为高阶灵丹的出丹率很低,挣的灵石不多,勉强也就比保本高出一点点。但三阶灵丹的炼制成功,不亏本,象征着炼丹大师的地位,能够给他在仙宗内带来巨大的声望。
  
  他真正挣钱的炼丹术,还是靠炼制大量的二阶灵丹。
  
  “哎呦,王师兄气色红润,看来运气不错啊!”
  
  张卓背负双手,淡定从容道。
  
  王秋看到张卓一副自信从容的神色,站在三阶炼丹室外,很是诧异。
  
  他和张卓数十年来互别苗头,每次遇上,免不了都要冷嘲热讽斗上几次嘴。
  
  但最近一两年多,他抢先一步成为炼丹大师之后,张卓没了底气,也不敢在他面前轻易露脸。
  
  怎么这会儿,张卓又哪来的底气在他面前冒出来了!
  
  王秋突然想到什么,不由神情凝固。
  
  这张卓来到这三阶炼丹室门外,特意等着他出来,莫非是准备冲击炼丹大师境界,提前炫耀一番?
  
  若是张卓也晋升成了炼丹大师,那他好不容易在炼丹术上领先了一步的优势,转眼又要失去。
  
  王秋心中顿时不快。
  
  这张卓守在这里等他出来,看来是专门示威来了。
  
  他不由冷道:“张师弟这是准备炼三阶灵丹了?那可得千万小心啊,这三阶炉火威力极猛,不是靠运气就能掌握好分寸,稍有不慎就会焚毁!又得浪费大半年的时间去筹备一副三阶药材。”
  
  “多谢王师兄提醒,我自然省的!此番炼丹若是有成,日后还要跟王师兄切磋一二!”
  
  两人皮笑肉不笑的交锋了一番,都知道对方肚腹里在腹诽着对方。
  
  张卓突然想到一事,风轻云淡的询问道:“对了,王师兄。与你同来那位新人师弟,莫非也是炼丹大师?”
  
  “不是啊,他说他就是一名炼丹匠,顶多也就接近于炼丹师的境界。”
  
  王秋神情一愣,奇怪张卓为什么这样问。
  
  “那就奇怪了,他一名炼丹匠应该用山顶的一阶炼丹室。那为何他进了最底层的三阶炼丹室?”
  
  张卓越发的纳闷。
  
  “啊?苏师弟也进了三阶炼丹室?!”
  
  王秋闻言,脸上的错愕之色,丝毫不在张卓之下。
  
  他带着苏尘来铜炉山看了一看情况,便先进了三阶炼丹室,寻思着苏尘自会去一阶炼丹室,也无需他带路。
  
  他根本不知道,苏尘后来会进三阶炼丹室。
  
  再说,他跟苏尘认识的时间虽短,但感觉苏尘此人低调谦逊,也不觉得苏尘是炫耀浮夸之辈。
  
  这三阶炼丹室待上一天,就需要足足一百块灵石,租金异常的昂贵。可不是一阶炼丹室一天一灵石可比。
  
  铜炉山底下总共就三间三阶炼丹室,有一位金丹长老占了一间,他占了一间,苏尘占了剩下的最后一间。
  
  难怪张卓不得不在外面等着。
  
  张卓摇头,进了三阶炼丹室,准备炼制三阶玄冰丹。
  
  但是,他心中总有疑惑解不开。
  
  一想到那名新人修士进了三阶炼丹室,还有王秋那副毫无掩饰的错愕之色。这说明王秋毫不知情。
  
  那人究竟是怎么回事?
  
  难道蓬莱仙宗,来了一位新人炼丹大师?
  
  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,外界的哪些小仙城底子薄,灵药材数量少,诞生一名炼丹师都极其困难。
  
  只有像蓬莱仙宗这样万年仙宗,灵药材物资丰富,又有铜炉山这座火山提供无尽的火源,才有条件诞生炼丹师,乃至于炼丹大师。
  
  而仙宗内的炼丹士们,全都是从炼丹学徒、炼丹匠一步一步,耗费数十年之久才修炼提升上来的。没有苦熬三四十年,再加上足够的天赋和一点运气,根本成不了炼丹大师。
  
  没有谁能一步跨越如此多阶层,直接成为炼丹大师。
  
  张卓心神不宁,闭目打坐半个时辰,试图让自己沉静下来。
  
  可是,心头还是浮躁,越想越不对。
  
  炼丹之时,最忌惮的就是走神分心。
  
  “心神不定,一旦这副玄冰丹被烧毁,这半年辛苦收集的灵药材就白费了。又要耗费一年半载去搜集三阶灵材料。罢了,还是等心绪平复,过小半个月再炼吧。一切还需稳重行事,不可冒进!”
  
  张卓寻思许久,还是决定忍痛放弃炼制三阶玄冰丹。
  
  与其冒险一试,还不如稳一稳,总比浪费这价值二千块灵石的三阶玄冰丹灵材料要好。
  
  “但也不能浪费这一百块灵石的租金。待足一天,先炼几副二阶灵丹再出去,挣回一点本钱利润来!”
  
  次日。
  
  张卓推开石门,从三阶炼丹室出来,沉着脸无喜无悲。
  
  王秋并未离开,而是在外面一边修炼一边等着苏尘出来,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见张卓这副摸样心中不由奇怪,“张师弟,你这是炼成了,还是失败了?”
  
  这张卓是炼成了三阶灵丹,必定欣喜若狂,恨不得满仙宗的人都知道。若是炼失败了,肯定一脸晦涩丧气,难免恼怒。可这一副无喜无悲,好像啥事情都没有发生,这是怎么回事?
  
  “呃,我感觉最近的炼丹状态未达到巅峰,决定调整一下状态,改日再炼!”
  
  张卓略微有点尴尬,瞥了一眼苏尘的炼丹室,依然大门紧闭,“怎么,这位苏师弟还没出来?王师兄这是在等他?!”
  
  “我约了他炼完丹之后切磋炼丹术,在此等他,反正也就三两日而已,不急。”
  
  王秋摇头,一肚子疑惑,想要问个明白。
  
  “既然有炼丹高手入我蓬莱仙宗,我也会一会这位苏师弟!看看他究竟是何等人物!”
  
  张卓厚着脸皮一屁股坐下。
  
  近来无事,他心中这个疑惑不解开,难免成心障,甚至日久成心魔。在解开这个疑惑之前,他是不准备炼制三阶玄冰丹,以免分神失手。
  
  一晃,又是三日过去。
  
  苏尘在炼丹室内全力闭关炼丹,完全不知外界有人因他而心神不宁。
  
  铜炉上,其中一间三阶炼丹室内,一座三阶炼丹炉正在噗噗冒着灵香之气,炽烈的金黄色地火不断喷涌而出,将这座炼丹炉烧的通红。
  
  苏尘神色凝重,紧盯着炉火和炼丹炉内的动静。手中抓着少许灵药材,看火候,伺机丢入炉内。
  
  他炼制筑基丹的速度并不快,每小半日一炉。
  
  前面的五炉全炼废,都是在不同的细节上出问题。
  
  炼完一炉,虽然失败,也依然要耗费一两个时辰去反复回味和琢磨整个炼制过程,弄明白失败的缘由。
  
  不断的失败,对任何一名炼丹师都是沉重的压力。
  
  苏尘手里只有这十小份灵药材,若是全部用光都炼不出来,那就出大事。他恐怕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全部家当,包括剩下的三株异常珍稀的千年灵药,去求本宗的金丹长老换取一粒筑基丹。
  
  这已经第六炉,好在这炉颇为顺利,就快接近丹成。
  
  但越是这个时候,苏尘越感到巨大的压力。整个炼丹多达数十个环节,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,都会导致功败垂成。
  
  突然,炼丹炉内的灵药液,快速收缩为一小团,光芒渐亮,即将丹成。
  
  苏尘目光一凛。
  
  “开炉!”
  
  炼丹炉开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颗黄灿灿的灵丹从炼丹炉内喷出,散发出沁人心扉,弥天的灵香气息。
  
  苏尘手一招,将它临空摄取过来。
  
  入手的这枚筑基丹,其色泽和灵香之气,跟他之前拜入仙宗之时得到的那枚筑基丹一模一样。
  
  “筑基丹!终于炼制出一枚来了!”
  
  苏尘大喜。
  
  还剩下四份灵材料,继续炼!
  
  一晃又是两日过去,十份灵药材,最终只成功炼成了两枚,出丹率仅仅两成。
  
  苏尘手里多了两枚筑基丹,加上原来的一粒,共三粒。以蓬莱仙宗有史以来的记载,三枚筑基成功的希望是九成九,只有极少数炼气期九层修士无法突破。
  
  “我现在是伪筑基期境界,以我的天赋,应该不至于太倒霉!”
  
  突然,苏尘无意间瞥见,自己披肩的黑发居然渐渐变成浅灰色了,这是身体将变的征兆。
  
  “若是以实际的寿元算,这过去的短短四五十日便逝去了四五十岁的寿元,我现在的寿命恐怕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翁了!”
  
  苏尘愣神片刻,不由轻叹。
  
  突破筑基期,尚且还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。
  
  他所剩时间不多,立刻服下这三枚筑基丹,尽快冲击筑基期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