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我是仙凡149 邪修老巢,我是仙凡149 邪修老巢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149 邪修老巢

149 邪修老巢

苏尘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心中隐忧,一夜未眠,一手持青木灵剑,一手扣着几张火球符和寒冰符,谨慎的盯着洞窟外。
  
  数个时辰过去了,没有任何动静,但是被人窥视的感觉却始终未消失。
  
  苏尘耐心的等到清晨时分。
  
  清晨,云梦泽大雾越浓,洞窟外一片云烟大雾,百丈方圆难以目视。
  
  他肉眼看不到远处,神念外放,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。
  
  突然。
  
  趴在地上的灵犬惊悚,站了起来,犬吠一声,朝洞窟前一处空旷之地,飞扑过去。
  
  苏尘眉头一跳。
  
  顿时便见,凭空一道黄光一闪,灵犬被一刀两截,化为两段吠柴木落在地上。
  
  一名褴褛修士的身影,也随之浮现出来。
  
  “不好,有人偷袭!”
  
  “是邪修!快,迎战!”
  
  薛公子、巴勒、李飞霞三人顿时被惊醒,看到了洞窟口多了一道衣衫褴褛的修士身影。
  
  在朝歌仙城一带,没有谁会偷偷摸摸的偷袭别的修仙者,只有邪修才会这么干。邪修向来极为凶残,不仅劫财,还夺命,一旦遇上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
  
  马汝才见劈杀的是一截木柴,回过神来,恼怒无比。竟然被这一截破木头,白白浪费了一个趁着大雾偷袭的大好机会,偷袭变成了强攻。
  
  他手中黄光灵刀一晃,朝洞窟内的苏尘劈了过来。
  
  “邪修?!”
  
  苏尘冷笑,左手中掐着的两道灵符一甩而出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团汹汹的高温火球,完全抵挡了马汝才的进攻路线,朝马汝才迎面冲来。
  
  马汝才顾不上去攻击苏尘,连忙挥刀,一刀劈飞这枚汹汹的烈焰火球。
  
  他才刚劈飞这火球。
  
  却又见,一枚寒冰符“轰”的当空爆开。
  
  一团极度冰寒的急冻气,朝马汝才覆盖过去。这要是被冻住,怕大半个身躯都会冻成冰雕。
  
  马汝才一惊,浑身法力一转,在周身凝集成一道黄光护甲,抵挡这寒冰之气的急冻。
  
  眨眼却见,一道凌厉无比的青色剑光,从地面骤然刺来,角度极为刁钻。稍有不慎,就被这青色剑芒击中。
  
  “铛~!”
  
  “锵!”
  
  马汝才急忙挥刀招架,瞬间和苏尘交手十多招刀剑。
  
  他也是炼气期四层,修为不比苏尘差,战斗经验甚至更为丰富一些。但是他没料到苏尘一个照面就抛出两张低级灵符。被苏尘这有备而来的一连串猛攻,打的只有招架之力,竟无力反击。
  
  此时,小队其他三人也化为三道身影,一同朝马汝才扑了过去。
  
  “呔~!看刀!”
  
  巴勒爆喝一声,宝刃弯刀化为一团金光,劈斩过去。
  
  薛慕贤的一道冰箭术朝马汝才胸口轰了过去。
  
  马汝才气的吐血,双拳难敌四手,如何抵挡的过来这一波接一波的围攻。
  
  “该死!不行,斗不过他们四人联手,得撤!”
  
  马汝才挥刀抵挡住苏尘的青色剑芒,又仗着黄色光甲的保护,硬生生的抗了巴勒的刀光和薛慕贤的一道冰箭。
  
  叮叮当当,他的黄色护身光甲被打的一阵摇晃,眼看就要破开黄色光甲。
  
  他们二名炼气期初期一二层的攻击力弱,一波还破不开他的黄光护甲,至少要两波才行。
  
  但是苏尘的青木灵剑,却很要命,不敢用护体光甲去抵挡。
  
  李飞霞手中宝剑一晃,一招飞剑术脱手而出,化为火色剑芒刺向马汝才。
  
  马汝才的黄色光甲被李飞霞的一招飞剑术打的爆裂。
  
  此时,他一掌猛然拍地。
  
  “土墙术,起!”
  
  瞬间,他身前一道半尺厚数丈长宽的岩石灵墙,拔地而起,将洞窟口封住。
  
  马汝才阻断后路,转身急逃,冲入山岭下的云烟大雾之中。
  
  “轰~!”
  
  眨眼间,苏尘、巴勒等四名炼气期修士联手攻破土墙,冲出洞窟外面。
  
  却见外面,无边无际的云雾弥漫,笼罩着整个云梦泽大地。清晨时分,正是云梦泽雾气最大,也最容易迷失方向的时候。
  
  “被他逃了?”
  
  薛慕贤冲了出来,气愤无比。
  
  “追不追?”
  
  李飞霞拾起宝剑,朝苏尘问道。
  
  “跑不远,就在一二百丈之外!”
  
  苏尘看了一眼地上,有几滴刚刚留下的新鲜血迹。
  
  那邪修被李飞霞的一招脱手飞剑术刺伤,受了轻伤。
  
  “想逃走,没门!”
  
  苏尘冷哼一声,抛出三截吠柴木,竖立在地,手掐法诀。
  
  “立柴为犬!”
  
  它们顿时幻化为三头灵犬,嗅了一下地上的血迹,狂吠着,朝云烟迷雾之中追去。它们的战斗力虽弱,但是嗅敌、追撵绝对是好手。
  
  多达三头灵犬,那邪修就算再能逃,也绝脱不了身。
  
  “去不去随你们。去就跟上灵犬,追!”
  
  苏尘喝一声,跟上三头灵犬,朝弥漫的迷雾之中冲去。
  
  “那邪修如此凶残,肯定是朝歌仙城被通缉的要犯,一个普通邪修的人头在朝歌仙城城主府领赏,至少五六百块灵石,比猎杀一头一阶中品妖兽还值钱!追!”
  
  薛慕贤、巴勒、李飞霞等三人相视一眼,也急忙紧随苏尘冲进去。
  
  这三头灵犬不停的狂吠,声音传的远,他们只要跟住了灵犬,就不担心在迷雾中丢失方向。
  
  苏尘等人很快看到,三头灵犬似乎在前面一二百丈远处,追上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。
  
  ...
  
  马汝才狼狈的冲入一二百丈之外的云烟迷雾之中,不由暗道一声侥幸。
  
  哪怕是很弱的修士小队,他一个炼气期四层的修士也完全吃不住劲。一旦偷袭失败,正面强攻根本讨不到好处。
  
  幸好逃的快,否则这次打劫,就栽在这里。
  
  不过好在,这云梦泽就是这个好处,清晨的灵雾云烟极浓。偷袭不成,只要逃入云烟雾气之中,对手就望而兴叹,追不上。
  
  跑出二三百丈之外,人影就完全不见了。
  
  哪怕是炼气后期高手,想要在这片浓云大雾之中追人,视野受限,神念也探查不到一二百丈之外的距离,也是极其困难。
  
  突然,马汝才听到身后传来疯狂的犬吠之声。
  
  “该死!怎么又跑出三头来了,杀不完么?!”
  
  他回头一望,顿时惊得脸色大变。
  
  只见,足足有三头灵犬从云雾之中冲出,追撵着他的方向,猛追过来。它们悍不畏死...不,它们就是三根破烂木柴,哪里会怕死!
  
  三头灵犬疯狂的吠叫着,它们的速度极快,追撵着马汝才的屁股,不停的啃咬。他一挥刀回身劈来,那三头灵犬急忙跳开躲避,始终摆脱不了它们。
  
  马汝才不敢跟这三头灵犬纠缠,要全力斩杀这三头灵犬,他得费好几刀的功夫。
  
  最麻烦的是,就算杀了这三头灵犬,说不定那小队的青衣修士又召唤几头出来,杀之不尽。
  
  但只要稍微耽搁一下,那支小队的四名炼气期修士就追上来了。被追上,那是必死无疑。没哪个朝歌仙城的修士,会对他们这些邪修手下留情。
  
  马汝才使足了吃奶的劲,拼命狂奔。
  
  只要逃回洞窟老巢去,找到刁老大、赵老二求援,他就能活命,甚至可能反杀。
  
  ...
  
  云梦泽二千里深处。
  
  一处不起眼的密林之中。
  
  有一块巨石,巨石侧底下是一座隐蔽的洞窟,深达数十丈。被茂密的灌木丛所遮掩,寻常的修士哪怕路过,也难以发现。
  
  在这个幽暗的底下洞穴之中,只有一座石室。
  
  壁顶悬挂着一粒夜明珠,散发着徐徐的幽光,不是太亮,但足以视物。
  
  设施颇为简陋,仅有三副石床,一石桌。
  
  两名颇为邋遢的炼气中期修士,各坐在石板床上。
  
  地上放置着一些兽皮,尚未吃完的兽肉。这是他们在云梦泽之中,唯一可以食用的食物。
  
  还有一些破烂的灵器,都是他们打劫回来的。至于灵丹什么的,早就用光了。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,没能打劫到好东西了。
  
  他们二人,正是邪修小队的老大刁一伦,老二赵庆。
  
  老三马汝才前几日出去“打猎”了,好几天未归,也不知在干什么。
  
  丁一伦盘膝打坐,修炼者功法。
  
  赵庆啃着一块干瘪的兽肉骨肉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叹了口气,“老大,这云梦泽里实在难熬。...要不我们走吧,去凡间。”
  
  丁一伦冷哼一声,道:“去凡间干什么?你是想去当一个小老百姓?还是去谋一场滔天权贵?
  
  神州五大仙宗,分据五方,西昆仑、北瑶池、中蜀山、南普陀、东蓬莱,这五大仙宗占据大唐中土,没有什么遗漏的修炼之地。就算有,也早被那些小宗门给挤占了。你在凡间,连一块像样的灵田都找不到!
  
  凡人之间争权斗势,这些仙宗也不会插手去管。但若是修仙者想去凡间翻云覆雨,那却是绝无可能。每年都有五大仙宗的筑基境巡察使,在中土来回巡视一遍,严禁修仙者祸乱凡间。
  
  这大唐天下是李家的天下,上有真仙庇佑,下有五大仙宗时时盯着,不谁都能改朝换代。
  
  我们去凡间,若是当个小老百姓,城里当个富家翁,倒也就罢了,那些仙宗不会查的那么仔细。可一旦弄出点大风浪出来,行踪被五大仙宗的筑基期弟子发现,死的更快。
  
  赵老二,你去世俗凡界,是想当一老百姓,还是一个富家翁,受那些官老爷们的管束?还是谋那凡间的权势,翻云覆雨一番,爽一把就死?!你要走,我不拦你!”
  
  刁一伦讥讽道。
  
  每一年,五大仙宗都会对大唐中土的世俗界,都会派出一波筑基修士的巡视,以防妖邪之辈在凡间犯乱作孽。
  
  哪怕他们成了筑基修士,在凡间也不敢有任何举动。
  
  神州五大仙宗的筑基弟子之上,还有更为恐怖的金丹长老。他们有多少本事,去抗衡恐怖的仙宗底蕴。
  
  他还没活够,不想撞上那些筑基境界的巡视弟子,去找死。
  
  “唉....!”
  
  赵庆沉默下来,也没动静。
  
  去世俗凡间当一老百姓,又或是一个大富翁,从此隐姓埋名,这也不是难事。但空有一身炼气中期的本事无法施展出来。凡间没有修炼所需的灵物,修炼也无从炼起,这辈子也就剩下混吃等死了。
  
  至于去犯乱,混个滔天权贵。一想到五大仙宗那些筑基修士的可怕,年复一年的巡查,他心头便是一阵绝望。
  
  这朝歌仙城是本地以十大世家、八百修仙家族在管辖,并不是五大仙宗的地盘,反而没有五大仙宗筑基修士的巡视。
  
  云梦泽虽然恶劣,但至少也能获得一些灵物的来源。
  
  “刁老大,救命!”
  
  远远听到洞窟外面,远方的呼救,惨叫声传来。
  
  刁一伦脸色顿时一变,“该死,马汝才这混蛋,这家伙不会是把其他修士引来了吧!看我不砍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