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我是仙凡47 火焰灵符,我是仙凡47 火焰灵符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手机登录,亚博娱乐app登录,亚博88网上投注
百书迷 > 我是仙凡 > 47 火焰灵符

47 火焰灵符


  苏尘潜回道观后院,在厢房后墙屏息潜伏着,细细听着房里面的动静。想等青河道长离开,再入房内搜查。
  水匪头目丁十三走了之后,青河道长便在房内的团蒲,手持拂尘垂眉低目,纹丝不动闭目打坐。
  苏尘发现,这青河道长的气息悠长,内功异常的深厚。
  据他所知,一流高手的感知力非常敏锐,远在二流好手和三流武者之上。
  内功深厚的一流高手,可以将内家真气灌注目内、耳内,令视力和听力得到二三倍幅度的增强,数丈外稍有动静便能听到。
  当然了,一流高手的感知力,还是比宗师境高手差太远。
  一流高手是靠的是中丹田的真气来获得增幅,而宗师境高手踏入上丹田内窥元神,获得神秘的超凡感知力,那才是真正的恐怖力量,感知力轻易便能翻十倍。
  苏尘发现自己的感知力,明显要比青河道长这位一流高手强上许多。
  他可以在十余丈外,听到青河道长的悠长呼吸,而青河道长对他的存在毫无所闻。
  这也是苏尘能够藏身在远处,听到房内动静的本钱。若非如此,他有十个胆子,也不会进道观冒险窃听。
  青河道长枯坐团蒲,闭目打坐许久。
  足足过了一炷香功夫,青河道长肚子咕咕响了一下,似乎内急,突然起身出了厢房,往道观后院角落的一座茅厕快步而去。
  苏尘藏身在后窗的屋檐下,蹲守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青河道长有任何动静。
  他腿都快蹲麻痹了,想着要不要继续蹲守下去。就在这时,他发现青河道长起身,离开了厢房,往后院的茅厕方向而去。
  苏尘知道机会来了,立刻从后窗翻入厢房。
  厢房颇大,是一间高档豪华的道士套房。也只有青河道长这样的亲传徒弟,才有资格居住。
  书架上,摆满了各色道家典籍。
  桌上摆放着笔墨、道书等物品。
  苏尘在书架上小心的翻找,搜找青河道长和水匪丁十三勾结的赃物罪证。
  青河道长勾结水匪丁十三,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。就算没有往来书信,最起码赃物肯定是有的吧。
  丁十三抢劫富商带回来的赃物,肯定要分给青河道长不少。而且,赃物往往并不容易脱手,需要先隐藏起来,慢慢找机会。
  苏尘此时却意外的发现,房内书桌的砚台上,放着一支火红色的符笔,旁边是一张精致的黄纸,黄纸上勾勒了一个符箓。
  在道观里,道士们经常会画一些神神叨叨的符咒,号称烧成灰烬之后,喝水服下,可以“治百病、驱妖邪”,用来糊弄百姓愚民。
  苏尘对这些是不信的,他也没见寒山真人用符箓给自己治好过病。
  苏尘瞄了一眼,这一看之下,目光却意外的被这张符箓吸引住,几乎无法从上面脱离。
  这个符箓上面,画着一团火焰,透露着无比神秘玄妙的气息,浑然天成。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  苏尘惊讶,在药王帮的藏书阁看过一些道书,自然见过道士们画的寻常治病祛病的符咒。但眼前这个符文,显然更那些寻常符箓不同。
  他仔细看这道符箓。
  很快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  在纸上写这个符文的也不是普通的墨汁,似乎是朱砂混杂着不知名的材料,散发着一股很浓郁的火燥之气。
  苏尘不由好奇,拿起这张符箓,用自己的超凡感知力去仔细探查,想探个究竟。
  刹那间,他感觉这张符纸里面蕴含着一股火热之气,眼看着几乎要喷发出来。强烈的烧炙感,传递到他的手上,几乎要烧掉他的手掌。
  苏尘大惊,连忙将它丢下。
  这张神秘的符纸,飘落回在书桌上,烧炙火热之气这才迅速收敛,恢复了原样。
  “这张纸符里,怎么会藏着一团火焰?”
  苏尘依然感觉自己的手掌好像被烫伤一样,无比的震惊,不敢再用手去触碰它。
  这符箓太神秘奇怪了,差点将他的手都烧掉,太危险。
  这绝不是道士们用来治病驱邪的普通符箓,他从未听过,有这样可怕的符箓。
  “要不要带回去?”
  苏尘迟疑了一下,可是没敢再用手去碰它。
  不知道这符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,万一它又烧起来,只怕引火自焚。
  而且万一闹出大动静,惊动了青河道长,必定遭到追杀。这寒山道观内众多道士中,肯定有一流的轻功高手。以他目前的身手,绝逃不出一流轻功高手的追击。
  算了,还是先干正事要紧。
  苏尘想着,快速在书架上翻找。
  但都是一些道书典籍,没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。
  整个厢房很大,只来得及搜了不足三分之一的地方。
  此时,苏尘突然隐约听到,厢房二三十丈远处,一道强烈的衣衫猎猎劲风响起,直冲厢房而来。
  “这么快就回来了!”
  苏尘心头一惊。
  不好,莫非是陷阱?
  他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,不敢再停留,果断的轻身一纵,轻巧的翻出后窗外,伸手在窗沿上一搭,他一个灵巧的翻身上了屋檐,无声无息的落在屋顶上。
  苏尘立刻贴身卧倒在屋顶,完全屏住呼吸,不敢动弹。默运《龟息诀》功法,将自己的呼吸、心跳降到最低。
  就在苏尘翻上屋顶卧倒之后。
  厢房外,一股劲风迅速掠过数十丈远,冲入厢房。
  “砰——!”
  厢房的门被一掌猛烈推开,青河道长的身影带着一阵强劲烈风,冲入房内。
  他凌厉如刀的炯炯目光,扫过屋内的每一个角落,房梁、书桌、床底、柜子、门后等各处,可以藏人的地方。
  但是毫无所获。
  房内没有人?
  青河道长不由凝起眉头。
  之前,他不知为什么,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安。
  总怀疑是不是有一流顶尖高手,追踪水匪丁十三潜入了寒山道观,发现了他的秘密,隐藏在附近窥视他的动静。
  刚才他用了一个小小的诈术,借肚子咕噜叫去了一趟茅房,却在途中突然折回,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人会出现在他的厢房内。
  但屋内一切井然如旧,扫视了一遍,也并未丢失任何东西。
  青河道长身为一流顶尖高手,对自己的轻功非常自信。
  以他的轻功之快,如果有人闯入厢房内绝对逃脱不了。哪怕是一流轻功高手,这么短的眨眼功夫内,也不可能做到。
  “看来,应该没人跟踪丁十三进了道观。是本道多疑了...若是有比本道还高明的一流高手,根本不会让丁十三这蠢货逃脱。丁十三遇到的所谓药王帮高手,想来也是二流好手,不会比丁十三高明多少。”
  青河道长沉吟,觉得自己过于谨慎了。
  再说了,以寒山道观在吴郡十三县内威名赫赫,谁不敬畏?越是江湖高手,越不敢擅闯寒山道观。
  吴郡五大帮派,是绝不敢派顶尖高手潜入寒山道观。否则惹怒了师尊,对这些大帮派绝没有半分好处。
  青河道长想到此处,安心下来。重新在团蒲上坐下,一动不动,闭目打坐。
  ...
  “这青河老道,居然奸诈狡猾,玩这一手阴招!”
  苏尘卧在屋顶,心头有些恼。
  幸好,他有提防,一直在听着远处青河道长的动静。听到数十丈外的风声强劲,及时跃出厢房,否则这次就栽跟头了。
  青河道长发现自己撞破了他和水匪丁十三勾结一事,肯定会杀他灭口,没有侥幸可言。
  苏尘没有立刻走,在屋顶守了足足两个时辰。
  没想到,青河道长也死守在房内,丝毫没有出门的迹象。
  “罢了,看来这次是得不到任何收获了。先离开,慢慢再想办法。”
  苏尘无奈。
  他无声无息的退去,从原路翻墙而出,离开寒山道观。
  ...
  苏尘出了寒山道观,漫步走在繁华热闹的西门码头。
  西门码头上十分热闹,到处是贩子走卒,各种瓜果、糕点、豆浆包子摊贩在叫卖,好吃好玩的数之不尽。
  换做往日,苏尘外出执行杂役堂的任务,路过西门码头的时候,总会花上一两个铜板,点上一碗臭豆腐,或是桂花糕,美美的吃个过瘾,算是犒劳自己一番。
  但苏尘此刻心事重重,根本无心这些。
  离开寒山道观之后,苏尘后知后觉,发现自己背心发凉尽是冷汗,知道自己这次潜入寒山道观干这些事,有些冒失了。
  除非有朝一日,他修成中丹田,成为一流顶尖高手,否则决不能正面跟青河道长交手。一流内家高手的实力太强,正面对抗绝无侥幸可言。
  青河道长利用寒山道观代观主之便利,私底下收集信徒香客的情报,勾结水匪们劫掠富商,这样为非作歹,自然是十恶不赦。
  苏尘自是痛恨。
  但他也奈何不了。青河道长乃是寒山真人的大徒弟,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,谁也不会信。
  还是得小心谨慎行事,否则一棍打不死,必然会遭到反扑。
  古怪的是,这青河道长整日的一直守在厢房里打坐修炼内功。除了上茅房之外,哪里也不去。
  苏尘根本找不到机会,潜入厢房内去翻找出罪证。
  除了通匪罪证之外,还有青河道长书桌上的那道神秘的古符文,也始终萦绕在心头,挥之不去。
  那火焰符箓给他感觉太奇妙了,也不知是用来什么的。
  可惜,他怕惊动青河道长,也不敢去拿。此符箓拿在手中,感觉好像随时会烧起来一样,神奇的令人震惊。
  不解开这个谜,他连睡觉都不睡不着。
  “看来,要从青河老道的房中翻出点有用的东西,还需慎重的仔细布置一番,挑他不在的时候,才好下手。”
  苏尘漫步走着,心头暗自寻思。